目前日期文章:200712 (7)

瀏覽方式: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
 
首先,跟等待「打坐發功」新文章的格友說聲抱歉,最近我因為長程開車旅行,同時又搬家,還在調整能量和心情,所以休息了幾個星期,只回答幾位格友的問題,沒有分享新的打坐發功文章。今天感覺能量很充沛,也很正面,是寫新文章的好時機,所以,各位看倌看好囉!

secrettell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4) 人氣()

 
首先,以ChingQ來開場。
 
ChingQ:每次觀想的細節,是否一定要一模一樣?抑或只是大致相同已行呢?謝謝 :)

secrettell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6) 人氣()

冬天,真的甘心走了嗎?
 
 
 
萬紫千紅,倫敦之春。

secrettell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 
祕密的Q
 
最近也突然想到一個疑問,這是我看「世界最神奇的24堂課」裡面提到白日夢的問題,它說不要做「白日夢」,而要進行「觀照」,可是沒深入講二者的差異。我想觀照就是所謂的吸引力法則,吸引力法則跟白日夢的差異?

secrettell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Help咪咪
 
 
 
「毛毛,等會兒到我辦公室找我。」三天後,咪咪現身系辦,感覺是特意為了這場會面而來的。

secrettell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3) 人氣()

Killer毛毛
 
 
 
毛毛離開了老大和小二的住處後就毫不遲疑驅車前往座落於市郊的「流浪貓狗之家Part II」。這個名字,並未特別彰顯經營人士之慈愛善行,純粹為了讓貓狗救援大德容易連結、甚至聯想而命名。另外,又以「Part II」來與市政府經營的流浪貓狗之家做區隔。

secrettell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Sorry.過季
 
 
 
就像大鬧情緒的梅雨季,小二心口重重拖垂著陰沈的低氣壓,眼瞳也厚厚凝滯了深濃的烏雲層,日覆一日、夜繼一夜,從小三挪位搬進對面的那一天開始。這個壁癌蔓生於老大忠貞誓言的季節,無疑是小二感情的梅雨季,既潮濕又晦暗,而且彷彿綿綿無絕期。所幸,隨著今年梅雨離去的尾奏,悲傷的重拍停在六月底。
 
小三挪出的那一夜,以沈默的方式,打包帶走所有的濕濡。他留了二封信在淨空還原後的房間裡,一封給小二,一封給老大。
 
翌日,小二接到毛毛打來的電話,兩人約見於小二住處。
 
「這封是給我的。」小二把小三留給自己的信滑到毛毛眼前。
毛毛將信展開:「就這樣?」
「除了那個字以外,什麼都沒寫!」小二忍不住輕輕哼了一聲。
Oh no!」小三的往事閃現於毛毛腦海中:「Cherry姐。」
「誰?」小二如丈二金剛。
「你知道他另外一封信封寫了什麼嗎?」毛毛突然焦急了起來,完全不理會小二的問題。
小二感到那股焦躁的能量直直向自己逼來,也忘了追問答案:「你等我一下,我上樓去找找看」。
 
小二火速衝回二樓房間,也就是老大和小二閱讀留信內容的地點。他首先往老大平日保存書信文件的抽屜找去,沒有看到註明了「給老大」的信封,再往書桌上的一疊帳單快速瀏覽,還是看不到「給老大」的踪跡。他翻箱倒櫃,就連衣櫥裡的小抽屜都不放過;他遍尋不著,甚至連垃圾桶裡的小紙團也攤開調查了。
 
「找到了嗎?」毛毛在樓下客廳等得不耐煩,也跟著上樓進房間。
「我找不到。」小二呼吸明顯變得短促,胸口高低起伏著。
「你老公沒告訴你小三寫了什麼嗎?」
「我是問了。」小二表情無辜:「但是他只聳了聳肩、嘆了口氣,一付不願再多說的樣子。」接著,話鋒一轉,反守為攻:「你要不要告訴我──」小二停下來吞口水:「你為什麼這麼著急?」
「小三的爸爸在世的時候,常常搞七捻三,不但玩了很多女人,也在外面生了不少私生子。最後,他拋棄了小三的媽媽,和一個叫做Cherry姐的女子定了下來,長年住在海邊老家。」毛毛走出老大和小二的房間,向對面房門走去:「小三高三那年爸爸因為肝癌過世,本來以為所有風風雨雨會因此平息,誰知道,喪事才剛辦完,小三的媽媽竟然收到一封Cherry姐寄來的信。」毛毛緩緩走進對面房間,看著清潔卻單調的書桌,整齊卻空蕩的床,突然感染了小三留在身後的寂寥,表情不禁黯淡下來:「Guess what? Cherry姐給小三媽媽的信和小三給你的信寫得一模一樣。收到信之後,小三的媽媽帶著他趕回老家,卻發現Cherry姐因為承受不住失去小三爸爸的痛苦,隨後跳海殉情了。」說完,毛毛抬頭注視著小二,用眼神說:『現在你知道了吧!』
「所以他才寫『Sorry』給我!」小二霎時恍然大悟,接著以幾近喃喃自語的方式說:「除了『Sorry』,沒有別的。除了『Sorry』,沒有別的。」
 
在小二既淺淡又深刻的囈語表情裡,毛毛爭取到一點時間在腦子裡跑過幾種可能性。毛毛試著以理性的角度說服自己小三應該不至於走上絕路,不過,毛毛也忽然記起小三最後聯絡的方式為單向的簡訊傳送,之後毛毛根本聯絡不到小三。想到這兒,毛毛的腎上腺素在不知不覺中又活躍起來:「你可以打個電話給老大問問看嗎?」
「啊?」小二尚未回過神來。
「問老大小三那封信到底寫了什麼?」
「他現在正在公司上班──」小二雙手在胸前比劃出一個大叉叉:「現在打去問他這個,他什麼也不會說的。」
 
毛毛眼光再度來回掃射房間,期望能找到什麼足以導引出小三行踪的蛛絲馬跡。然而,除了空蕩還是空蕩,毛毛頂多就只能再額外感受到房裡殘存著昨夜小三挪位的決心。就在即將放棄的那一刻,毛毛定睛在垃圾桶旁的小貓籃,忽然想起原先來訪的任務:「小三的貓呢?我今天凌晨收到他傳給我的簡訊,說他怎麼都找不到Tiger,只看到睡覺的貓籃被人丟在後院門口,他很擔心你把Tiger丟出家門,所以請我幫忙來問問看。
小二面露不悅,語氣微微發怒,直接叫喚毛毛的全名:「你真的以為我會這麼殘忍嗎?」語畢,小二也盯著小貓籃,兩眼又圓又直。
「我絕對沒有那個意思。不過──」毛毛小心翼翼控制住聲音,不讓自己無意流露出歇斯底里的指責語氣:「你是不是為了要讓小三緊張一下,故意把Tiger藏了起來?」
小二臉色一沈:「隨便你怎麼想!」他把眼光調向貓籃旁的垃圾桶,發現裡面不再是空的,心裡立即起了疑竇:『奇怪?昨天晚上來整理這個房間的時候,我明明就清空了垃圾桶呀!』小二,陷入一片詭異的沈默。
既然追出小三行蹤的任務無法開展,小二的安靜又無異於對Tiger下落知而不報,毛毛只好識趣的說:「我先回去了,有消息──可以通知我嗎?」
「嗯。」小二隨口敷衍了一句,擺出急於送客的肢體語言:「不送囉!」
 
毛毛下樓離去,關上厚重的大門。
關門聲一傳來,小二就將今天早上才偷偷跑進小三垃圾桶的紙團撈出。
那,就是小三寫給老大的信──
 
老大:
 
家裡上好的薄酒萊已經過了十一月到三月的鑑賞季節。
到了六月底,只能用來煮菜。
別再用它虐待客人了。
 
P.S. 酒吧新來的小弟要加強訓練,他可不能不知道薄酒萊的常識!

secrettell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