鏡子







那一夜,小三夢到了自己,走向一面紅色的牆壁,牆上掛滿了鏡子。每一面書本大小的鏡子,都鑲在紅色塑膠框框裡。小三不知道那是什麼地方,為什麼會有這樣詭異的一面牆。感覺起來,他是「回」到那個地方。奇怪的是,那面牆看來,只在三、五公尺之外,他卻走了將近半天才走到。







「在這面鏡子裡,我的眼睛最美。」突然,有人開口。





小三在一面鏡子裡,看見自己的右眼。那聲音距離小三很近,他下意識抬手摸摸自己的嘴,發現自己嘴唇緊緊閉著沒有張開。『那,不是我的聲音。』小三心想。





「在那面鏡子裡,我的嘴唇最美。」同樣一個聲音。





小三在一面鏡子裡,看見自己的嘴。





「我甩頭的時候,烏溜溜的髮絲飛揚起來,會溫柔地飄進那七面鏡子裡。」還是相同一個聲音。





小三左顧右盼,沒有任何人。他只從眼角餘光看到自己略為飄動的頭髮,投射在幾面鏡子裡。





「你是誰?」小三好奇極了。

「我認識你將近四十年了,你居然不認得我了?」那聲音,是女聲,好像從牆壁後面穿透而來。





小三緩緩靠近牆壁,看見自己從頭到腳,倒映在一面面小鏡子當中。他整個人,由一塊塊長方形的鏡面拼湊而成。就像是──一整個他被敲碎過後,再一片片組合起來的馬賽克,看得出來是他,但已經不再完整。小三伸出右手往前摸,就在接觸之前,所有鏡子霎時龜裂,每一面鏡子都裂成九小塊。他嚇了一跳,右手很快縮回。突然,映著小三左胸口袋的小小鏡片鬆動下墜,他本能順勢一撈,撲了個空。





鏡子,碎了一地,小三醒了。





『我,在哪裡?我的左胸前,怎麼會有一面和夢中一模一樣的鏡子?』





置身於夢境和現實的交接點,現實淡入,夢境淡出。眼前緩緩浮現那七面鏡子裡的長髮飛揚,髮絲停止飄動後,出現一張臉蛋,接著哀傷的雙眼,和幽幽抿著的紅唇。好像看著剛才夢中的馬賽克,現在以慢動作一片片組合起來,變成一個小三十分熟悉的女子──一位他看了將近四十年的女子──小三的母親。





幻覺淡出,聽覺淡入。





「你又買了一面鏡子來看我?」母親拎起小三胸前的鏡子,長髮往耳後一撥:「我的鼻子在這面鏡子裡最小巧玲瓏。」





感覺淡出,知覺淡入。





「要我幫妳掛起來嗎?」小三坐起身,幫她把另一邊長髮也順到耳後:「妳的鼻子本來就很可愛,在哪裡都一樣。」

「可是,你爸說我的頭這樣擺,才能拉出最美的肩頸線條。」母親隨即古雅拉出迷人的曲線。





那條彎彎的細線,總讓小三感到淡淡的悲哀。





在小三童年的記憶中,母親總以相同悵惘的角度微微傾斜著頭,沈思著他永遠無法明白的人生難題。每一次只要父親徹夜未歸,隔天清晨他就會在母親梳妝台鏡子裡目睹那條細線。有的時候,母親將手臂繞過一夜未歇的蒼白臉蛋,用纖細的手指尖輕輕撥弄那條細線。少不更事的小三,總天真以為母親永遠起得早,溫柔梳髮抹胭脂,女為悅己者容一番。等年事稍長,小三才漸漸明白,這條母親緊緊抓住的感情線,只不過是父親手中操弄玩偶的一條長線,和母親的一輩子一樣長。





「新的鏡子不要掛太高,不然我的鼻子會看不清楚,或是變形變得很醜。」母親拉著小三的手,來到她床前那面牆壁:「我可不能讓你爸看到我變醜的鼻子,不然他今天晚上又要出去過夜了。」





就是這面牆,和夢中一樣。





夢境淡入,現實重疊。





「媽,爸早就死了。」小三平靜地將現實帶入。

「他沒死!別亂說話。」

「你忘了嗎?我高三那年──」

母親每次都在同樣的地方打斷小三:「那只是你爸不回家的藉口,我才沒那麼笨呢!」

secrettell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