就是Rouge









五年前,五年後。

不同時間,不同立場。

咪咪、毛毛、小三。

三個局外人。

他們對小二淪為母親爭奪感情工具的第一反應,都是可憐與不捨。

然而,憐憫同情的微風輕輕吹過心間後,三人與小二往後的互動卻南轅北轍。







五年前。





小二童年黑暗的祕密曝光後,咪咪以寬容慈善的觀點看待小二的謊言和面具,忍不住對毛毛發出深沈的喟歎:「小二真是個可憐的小孩,非常非常需要幫助。」

「真的很慘!被自己媽媽那樣利用,真是情何以堪啊!」聽了咪咪的轉述,毛毛也不住驚歎。只不過,嘆息的另一面是他隨即拉出的心靈距離:「小二是需要幫助,不過,他的人格極端扭曲,恐怕不是我們可以幫得了的吧!他不是已經開始接受心理治療了嗎?」





五年後。





毛毛的揭祕也讓小三打從靈魂深處吐出恍然大悟的一口大氣:「我是不可能贏得了死人的──你知道,我看過Cherry姐殉情悽慘的樣子,小二如果真的自殺死了,我會一輩子良心不安的。」

「你打算怎麼辦呢?」毛毛關切著。

小三語氣強硬了起來,像是凝聚了某種勇氣才把話說出口:「挪位。」

「啊?」

「就是挪個位置,離開那座冰冷的透天厝囉。」

「你想清楚了嗎?」

「嗯。」小三的語調堅強肯定:「我不想像我媽一樣,下半輩子活在一個半瘋半幻想的世界裡,等待一個永遠等不到的男人。」

「Good for you.」毛毛對小三的堅定表示肯定:「打算怎麼做呢?」

小三將手機從右手換到左手:「先搬出來,再把工作辭掉。」

「這麼徹底啊?」毛毛略顯訝異:「也好。這樣是比較健康啦!」

「出來之後,就要開始療傷了。」小三的聲音急轉為落寞。

「記得,」毛毛貼心提醒:「心情不好想找人聊的時候,可以找我喔!」

「我知道,謝謝。」





掛了電話,挾著因迷霧驟散而振振聚集的士氣,小三大步往工作的地方「Rouge」邁進。他知道「一股作氣,再而衰,三而竭」的道理,盤算著今夜就是他酒吧經理的最後一夜。至於,見了老大要說什麼呢?小三還沒有個定論。老大又將如何反應呢?小三甚至無法負擔猜想答案的奢侈。





他覺得自己非離開不可。

立即。

就在今夜。





Unbreak my heart

Say you’ll love me again





Toni Braxton低沈性感的歌聲自Rouge二樓綿延傳來,滲透進入招牌霓虹下佇立的小三的回憶。只是,低沈依舊,性感不再。





Undo this hurt you caused

When you walked out the door and walked out my life





小三逗留在鮮紅色「G」字母之下,抬頭仰望樓上窗內暗紅色的帷幕,小二的記憶藏寶圖忽然藉由想像力浮現小三的腦海,小三雖然從未親眼目睹,卻終於明白酒吧為何名為Rouge,以及店裡裝潢擺設以紅色為基調的深層真相。當然,這曾經潛藏的祕密,也完整定義了自己挪位的理由。





於是,他一手推開大門,迎向確定的不確定。





Don't leave me here with these tears

Come and kiss this pain away





哪知道,門才裂了一道縫隙,音樂聲就全然包圍他,使得他無以抵禦跌進伴隨而來的記憶。



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



半年前的某個夜裡,相同的歌曲,相同的場景,就連向愛情道別的氛圍也幾近相同。小三坐在吧台前,就著一杯純伏特加酒發呆,僵直的眼神深深鎖著心情。一直到揚聲器裡震起「Unbreak My Heart」舞曲加長版的節奏,眼眶裡打轉許久的涔濕不禁潸然滑落,白白透明了他的心情。





I can't forget the day you left

Time is so unkind





「你知道這首歌本來沒有這麼低的?」老大在小三右後方耳語,伸出一只寬口紅酒杯,擺出向小三敬酒的肢體語言。

「啊?」小三右手極速拭去潮濡,左手壓著伏特加酒杯口,禮貌性地側身回頭四十五度。

「這首歌的製作人是誰你知道嗎?」老大頂了頂細黑的鏡架。

小三這才遲緩舉起酒杯致意:「我不知道。」

「David Foster.」老大一屁股坐在小三身旁的高腳椅,一腳搆著地,如音樂VJ一般的口吻:「就是國際有名的單曲製造機──大衛.佛斯特。」

「有點印象。」小三隨便附和著。

「David Foster在製作這首歌的時候,本來要求Toni Braxton展現傲人的高音,就像印象中所有黑人靈魂女歌手一樣。」老大甩了甩左手腕戴的「愛彼」經典名錶:「但是,當時專輯的執行製作Baby Face卻獨排眾議,要Toni Braxton用低沈的嗓音來唱,才能展現她聲音裡的性感特質。」





小三在腦子裡想像主唱用高八度的聲音演唱這首歌,很快就明白Baby Face這番話的道理所在。





「你現在是不是在腦子裡用高音唱這首歌?」老大將紅酒靠在雙唇間,停了數秒才揚起杯腳送酒入口。

小三羞赧地搖搖頭,淡淡一笑:「是有人在試唱,但不是我自己。」

「你微笑的樣子比流淚的樣子好看多了!」

「啊!被逮到了。真丟臉!」小三別過頭去隱藏臉上的尷尬。

「歡迎加入失戀俱樂部。」老大放下酒杯,雙手紮實抱住小三的肩膀。

「我臉上寫著『愛人跟第三者私奔』嗎?」小三啜了一口伏特加,搖了搖酒杯裡就要融化殆盡的冰塊。

「聽『失戀國歌』掉眼淚的人,通常都是因為失戀吧!」





小三一口飲盡透明的灼熱,連冰角都一併吞下肚去。





Without you I just can't go on

Can't go on





「要再聽一次嗎?」老大在小三耳裡熱呼呼地耳語。

「呃…」小三好也不是,不好也不是。

「西班牙發音抒情版的Unbreak『Your』Heart。」老大以手勢示意吧台小弟將CD跳到第三首:「也是Toni小姐演唱的喔!」





不同的語言,一樣的編曲;不同的對象,一樣的情傷。





「我家還有更多的失戀情歌,和上好的薄酒萊。」 老大神色中透著撒出去的網即將回收的光采。





小三默默跟著老大回家。

他們倆並肩躺在床上,聽著設定好一再重複的「Unbreak My Heart」。

編曲裡浪漫的空心吉他有如情慾精靈,撥弄著兩人的肉體。





「我們只擁抱,不要做愛好嗎?」老大放出長長的釣魚線。

對於老大細密的心思,小三毫無招架能力,不知不覺來到無底深淵的邊緣。他情不自禁用手指緊扣著老大的手:「看你戴的手錶,我就知道你很有品味。」

「怎麼說?」

「愛彼,AP,瑞士頂級名錶。你這只是Royal Oak 2000年的概念錶,在台灣不超過五只。」小三如數家珍。

老大身子側向小三:「你知道限量名錶不一定想買就買得到,錶商是會挑客人賣的。當初,我動用關係買了一對,一只我戴,另一只打算送人,沒想到,送的對象離開了。現在,另外一只就晾在家裡,等著找到配戴的主人。」說完,他將小三擁入懷中:「如果我算有品味,你就是有眼光。」





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



Unbreak my heart

Say you’ll love me again





不同的心境,一樣的情傷;不同的時空,一樣的戲碼。





小三,上了Rouge二樓,卻赫然發現眼前上演熟悉的一幕戲,讓他踉蹌跌出甜美的記憶,再度重返現實。





老大和店裡新來的年輕小弟在角落的紅沙發上摟摟抱抱,狀極親密。

因為剛剛才開門,酒客都還沒上門。

R&B版的「Unbreak My Heart」接近尾聲的地方,重複好幾次「say you’ll love me, say you’ll love me」,一直漸弱,到完全無聲。





「我家還有更多的失戀情歌,和上好的薄酒萊。」老大對年輕小弟說:「下班後來我家吧!」

「這樣好嗎?經理OK嗎?」

「我和經理的關係是完全開放的。」老大一派輕鬆:「再說──我和你可以只擁抱,不做愛。」





小三不動聲色,調頭下樓。

他並沒有忘記自己上樓的目的,也不是打退堂鼓不再和老大攤牌。

只是,有的東西破了就破了,再也無法unbreak。

所以,有必要再面對老大嗎?





挪位,於是靜靜悄悄的。

secrettell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