年假過完了,來說男友是──好家在,他是老外,看不懂中文。一開始,先說負面的經歷,再由負導正。


Richard和弟弟合作翻修房屋事業,碰到房市不景氣,再加上幾個月下來,和親人之間的能量一直都偏負面──不是說他人負面,而是他這些日子以來都包圍在負能之中。記得嗎?他是最早介紹我聽秘密CD的開悟者。這表示,只要是人,都有負能,尤其我們是在負能充斥的世界中被教育長大的。而使用吸引力法則讓夢想實現的過程,主要就是在處理負能,不管你是早開始、或晚開始接觸,而負能越快消失,夢想就越快實現。會跟各位先囉唆這個,是要你知道,你,並不孤單。所以,負能出現時,別害怕、別緊張,那是正常的,重點是如何化負為正。


回到負能八卦上。


Richard和弟弟投資事業暫時停滯,中間又有些溝通上的技術問題,造成難以解釋的誤會。有一天傍晚,他收到弟弟的存證信函,說已將他寄放在弟弟家中的家當送去儲存倉庫,要他在期限內搬回,否則,儲存公司將棄之不顧。另外,對於二人共同投資的房子,也正尋求法律途徑,限制Richard的存取。(像貸款、出售……等等權利)你想像出來,假設你們收到自己親弟弟的法律信函,會是什麼心情──震驚、氣憤、焦慮、受傷……等重量級的負面情緒,全都像強烈颶風來襲,排山倒海而來。


晚飯時,Richard食不知味,陷入一片恍忽之中。


「在想什麼?」我問他。
「在想告我弟弟。」他回答。(你可以猜想他的目光看起來如何兇猛?)
「別走那條路,勞神又傷財,不值得!」(沒錯,我會用英文說勞神傷財。)
「我知道,但是,我現在沒辦法控制自己不這麼去想!」
「你早就知道,我們是自己情緒的主人,你可以控制的。」
「太難了!幾乎不可能!」
「是很難,不過你可以做得到。你以前就做到過。」
「好,」Richard耐住性子:「我該怎麼做。」
「原諒你弟弟。」(對快發火的人說原諒對不起他、此刻又讓他發火的人,我膽子很大吧?要是有槍在手邊,他可能會斃了我!)
「原諒?他要告我耶!」Richard聲音提高。
我的皮繃得超緊:「我不是要你當聖人,現在要你原諒他,是為了你自己,為了讓你釋放掉內心的抗性和負能,這樣,你的能量才會變好,你的生活、還有理想,才不會受到負面影響。」
Richard陷入一片死寂。
「這樣吧!我們先從『感謝』開始,先拿出一張紙──」
Richard抬頭望我一眼,我發誓,我幾乎可以聽到他心裡在怒吼:『什麼!他傷害我,還要我感謝他。』
我鼓起勇氣,繼續說:「寫下你感謝他曾經為你做了什麼,或是,感謝他是個怎樣的人……我知道,現在你完全沒有心想這些,聽我的,先勉強自己去做,慢慢想、慢慢寫,盡量加進真心感謝的情懷,可能前面幾個事件,你都感覺不到真感激,相信我,到了第五項,感覺就自然而然出來了。那個時候,你的抗性就會消失,取而代之的,是愛、是感謝、是溫暖而動人的感覺。然後,你再將你想要和弟弟和平解決事情的畫面想出來,用看圖說故事的方法講給自己聽。」
扒完最後一口飯,他隨手拿了張白紙,開始寫下對弟弟感謝之處。
我沒給他太多壓力,只默默去洗碗。
他寫了三項,跑去看電視。我明白其中的為難,沒多說什麼。


當天晚上,我們決定要跑亞利桑納州一趟,去取回被他弟堆在倉庫的家當。我換了個角度,提醒Richard,說我們前二天才提到,要陪我出境美國,可能去加拿大,或是墨西哥,還大約和朋友聊到請他照顧貓幾天。沒想到,幾天之後,我們就真的要旅行到亞利桑納州,而且,離墨西哥邊境很近。因此,我說這是宇宙的安排,表面上看來很落魄可憐,但其實正好符合我們的旅行計畫。很棒的是,他也很快換了看待這趟旅程的目光,從可憐自己是受害者的角色,換成了積極創造旅程愉快的創造者,也在中間找到了成熟的正能,以期待的心情計畫一趟開心、正能之旅。不是誇獎我自己,你看,我將自己的能量顧好,伴侶的能量也跟著好起來。因此,這邊有個小秘訣分享,別為了別人的問題煩惱,你們的操煩,對事情本身並沒有幫助,只會給當事人更多負能,讓情況變糟。若真想幫忙,就是將自己的能量看好,維持在正能之上,千萬別同情、可憐或擔憂。將你的能量調到最正,你的伴侶或親人,反而因此受到「教化」或「感召」。


前往亞利桑納州的一路上,我們都在聽心靈成長CD──秘密、把好運吸過來、與神對話。對了,重聽秘密,我發現它真是好作品,裡面包括所有基本概念和操作方法。看完秘密一書的人,若還不知如何操作,是因為沒看通,因此,建議各位多看幾回。有些格友看完,問我要如何操作,我都請他們回去看書,因為,書上交待詳盡,只要他們能將書讀通,記下基本的概念。若沒記住,再看幾回。不過,秘密書中較少提到的如何處理負能,這點,我就建議各位可以看「把好運吸過來」,或是本格有關處理負能的文章,以及對留言的回應。(說到這裡,提醒一些格友,要是你的問題我沒直接回應,不是我不在乎、或不理會,通常我會要你們去找本格特定章來看,因為,之前有相同或類似的陳述或回應。)


總之,結合許多心靈導師的正能,我們披載一身正能,抵達了目的地。和弟弟見了面,感覺出來弟弟負能極強。而面對他的抱怨,我沒多給能量,反而導引他到我的正能之中,分享我近來和出版社接洽出書進展的好消息。Richard的能量也不錯,和他弟閒話家常。終於,在弟弟的帶領之下,我們來到了儲存倉庫。弟弟打開門,交待關於家當的事宜,沒有什麼惡意。在離去前,弟弟開口說,中間要是溝通順暢,今天也不用這樣收場。(言下之意,就是責怪Richard沒有打開溝通之門。)Richard回應善意,說都過去了,讓大家丟開負能,同時,也建議弟弟想像整個事件已經有了雙方滿意的結果,同時緊緊抓住那結果,其他的情緒,一概不重要,都讓它們過去吧。


神奇的事發生了,弟弟開始自白,說他幾天前自我檢討,不應讓將自己財務問題怪罪在Richard身上,合作投資之前,他自己的財務就應該要小心。他只怪自己當初沒有好好注意。這,和之前兄弟二人通電話時大呼小叫、彼此責怪對方大相庭逕。顯然地,弟弟在我們出發前,也就是寄出了存證信函後──更精準地講,是在Richard對弟弟表示感謝那天晚上之後,放開了怒氣、也釋放了負能,因而看清事情的真相。不過,說完了重點,他還是情不自禁開始抱怨,說Richard說了什麼人身攻擊的事,重重傷了他,Richard敞開心胸傾聽,並且,誠心道歉。最後,兄弟二人擁抱言歡,彼此說愛對方,同時承諾對方,會好好解決事情。很神奇吧?完全大逆轉的局面。只因為雙方都改變了能量。


告別了弟弟,我們去了墨西哥,再回來搬家當上車。整個下午,就像冬天沙漠裡的太陽,心情暖呼呼的,正能的開關自然大開。就在回旅館的途中,我們接到了弟弟的電話,說要下廚請我們吃晚飯,同時歡迎我們過夜。雖然,我們因為帶了三隻家貓不克前往,但你可以想像,我們是在什麼心情之下開車的──一個字,爽!好像太陽下山,下到你心裡,那樣暖洋洋、那樣燦爛。


我趁機要男友回顧,問他這次成功扭轉局面的秘訣為何?他說,他終於明白,怪罪對方是極大的負能,就算對方真的應該怪罪,也還是負能。因此,在與弟弟當面「對質」時,他刻意收起怪罪的言辭,完全放下了負能。他同時也表示,要咬住自己的舌頭不回應,真的很不容易,有好幾回,他就要脫口而出,對弟弟說:「不!你錯了,我可以證明你在何時說了什麼。」然而,他記得心靈導師的提醒,在心裡告訴自己:『誰在乎這些?跟怪罪的快感比起來,我的正能比較重要,重要多了。』這,就是Richard扭轉負能的幕後秘辛。真的不容易,但是,他做到了,又一次。


最後,我來下結論。


生氣、怪罪都是殺傷力極強的負能,不但對事情本身沒有助益,更會影響你的能量,拖累夢想實現的進度,甚至可能造成其他方面的不幸。以前我們認為,別人這樣對待我們,我們當然有權利生氣、怪罪,今天我們學到了,不管你生氣或怪罪的理由正當不正當,都是殺傷力極強大的負能。處理它們的好方法,就是放掉。生氣時,記得感謝對方曾經的善,以此化解內心抗性,再將能量投注在想要的結果上,以看圖說故事的方式,將想要的結局講出來。想怪罪時,記得在心裡告訴自己:『誰在乎這些?跟怪罪的快感比起來,我的正能比較重要,重要多了。』最後,有機會在心裡,想起那些讓你生氣或想怪罪的臉孔,衷心原諒他們:『我原諒你們,謝謝你們幫助我成長。』


記住,你寬宏大量的作為,不是為了討好別人,不是為了沽名釣譽,而是為了放掉心中的抗性,也就是極大的負能。這樣做,可以讓能量振動頻率變得很高,你的夢想會更快實現,可以說是加速夢想實現捷徑中的捷徑。

secrettell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